首頁/ 新聞中心 / 本地要聞 / 正文

“小故宮”里看妙筆神工

來源:渭南日報 發布時間:2024-05-21 08:50

北京故宮臨摹珍品走出“宮門”,跋涉千里來到渭南“會友”。4月29日,為期兩個月的“國寶重光——故宮博物院國家級非遺古書畫摹制技藝展”在華陰市西岳廟拉開帷幕。


用今人之筆,打開歷史記憶的閘門,講述文物的前世今生。展覽以“時間軸”的方式,集中展出北京故宮博物院所藏晉、唐、宋、元、明、清各時代共百余幅經典古書畫臨摹之作,涵蓋山水、花鳥、人物等多種題材。每一幅作品力求還原原作的神韻和風采,讓參觀者仿佛置身于歷史長河之中,身臨其境感受古人的智慧與才情,感受中國傳統文化之美。比如,《伯遠帖》摹本?!恫h帖》是王羲之族侄王珣寫的一封書信,是傳世晉人墨跡中唯一具有名款的真跡作品。此帖與王羲之《快雪時晴帖》、王獻之《中秋帖》曾一起藏于清乾隆皇帝書房。他將此三帖視為稀世之寶,為此還特地寫了一篇《三希堂記》,后書房易名為三希堂,此三帖并稱為“三希帖”。其中,《伯遠帖》行筆自然流暢,一揮而就,具有典型的晉人灑脫風韻,為研究晉代書法及其書寫材料(筆、墨、紙張等)提供了難得的史料。董其昌對此帖的評價是:“瀟灑古淡,東晉風流,宛然在眼?!?/span>

比如,《聽琴圖》摹本?!堵犌賵D》描繪的是官僚貴族雅集聽琴的場景。作者以琴聲為主題,巧妙地用筆墨刻畫出“此時無聲勝有聲”的音樂意境。畫面背景簡潔,如蓋的青松和搖曳的綠竹襯托出庭園高雅脫俗的環境,而幾案上香煙裊裊的薰爐、玲瓏石上栽植著異卉的古鼎與優雅琴聲一道,營造出一種清幽的氛圍。畫面上方有宋徽宗時期宰相蔡京手書七言絕句一首,右上有宋徽宗趙佶瘦金書題“聽琴圖”三字。作品構圖簡凈,人物舉止形貌刻畫生動傳神,衣紋線描勁挺略帶戰筆,樹石器具描寫工致而毫無呆板,著色渾厚而不失清麗,是宋代宮廷人物畫的代表作品。

再比如,《虢國夫人游春圖》摹本?!峨絿蛉擞未簣D》描繪的是楊玉環三姐虢國夫人及其眷從盛裝出游的場景,是唐代畫家張萱“綺羅人物畫”的代表作之一。他充分發揮了中國畫“計白當黑”手法,用濕筆畫出斑斑草色,不著背景,沒有山水作為陪襯,而觀者從行人的臉上看到了悠閑歡愉、輕松喜悅的神情,感受到了陽光明媚、風和日麗的春天氣息和大氣、自信、樂觀的盛唐風貌。此畫原作已佚,現存的是宋代摹本,因金章宗完顏璟判斷失誤而題為宋徽宗摹本,現藏于遼寧省博物館。

如此類高級別的摹本,這次展出還有很多很多。也許有人會說,不是真跡只是摹本,值得看嗎?答:值得,非常值得!

中國古代書畫作品多為絹本或紙本,俗語有云“紙壽千年,絹壽八百”,一來受保存條件的限制,許多真跡沒有保存下來,流傳至今的歷代書畫,有不少都是時人或后人的摹本。臨摹可不是簡單地“照著葫蘆畫瓢”,需要臨摹者以學者的態度去讀解臨摹作品的深刻內涵,捕捉歷史氣息,揣摩古人意趣,了解工藝流程,掌握技術技巧。只有這樣,臨摹者才能把握好臨摹作品的質量和品位,才能淋漓盡致地縱橫筆墨,創造出臨摹作品中的“神品”。

比如,東晉顧愷之的《女史箴圖卷》(現藏倫敦大英博物館),多數專家認為是隋末唐初的摹本;他的《洛神賦圖》,實為宋人摹本。被譽為“天下第一行書”的王羲之《蘭亭序》傳世有唐馮承素摹本(現藏故宮博物院)、褚遂良臨本、虞世南臨本等。唐張萱的《搗練圖卷》(現藏美國波士頓美術館)為宋徽宗摹本。歷史上許多有成就的畫家都是摹古的高手,像趙孟頫、董其昌、張大千等。在原作已不存于世的情況下,摹本即成為唯一展現原作風貌,且極具歷史與藝術價值的珍品。二來古書畫對環境要求很高,對溫度、濕度、燈光都很敏感,在如今科技條件下,一級文物的規定展出時間也不能太久,而且展出一次就需要“休息”好幾年。因此,高品質的摹本,非常值得一觀。

可能很多人都不知道,古書畫臨摹復制技藝是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之一。古書畫臨摹復制技藝,即通過勾稿、落墨、著色等對古書畫進行復制,是傳承中國古書畫藝術及技法的重要手段,是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重要載體及傳承方式。

除了來自故宮的“國寶重光”,在有“小碑林”之稱的西岳廟,我們還能看到“妙筆神工”的歷代名碑。

碑刻是書法、繪畫、雕刻藝術的綜合載體,記錄著歷史的滄桑,折射著文字的嬗變。西岳廟是一個千古名碑薈萃之地,館藏名碑二百余通,從漢至清,時代序列完整,品類齊全,內容豐富,被稱為“小碑林”。

在諸多館藏名碑中,東漢的《西岳華山廟碑》當屬西岳廟“碑刻一哥”。此碑建于東漢桓帝延熹八年(公元165年),碑文由書佐郭香察書,潁川邯鄲公刻石。碑文記載了西岳廟的前身集靈宮的規模、祀典之禮等,其書法之靜美,歷來為后人所稱頌。碑額篆書“西岳華山廟碑”六個字麗婉多姿,靈而不亂,被清初學者朱彝尊推為“漢隸第一品”。存碑高七尺七寸,寬三尺六寸,毀于明嘉靖年間關中大地震,現有清代道光年間錢寶甫重刻的西岳華山廟碑,存于西岳廟展廳內。

西岳廟現存碑刻中,“資歷”最老的當屬北周《西岳華山神廟之碑》(亦名《華岳頌》)。

據《周書·武帝紀》載,周武帝保定元年(公元561年)“亢旱歷時,嘉苗殄悴”。保定三年(公元563年)“風雨愆時,疾厲屢起,嘉生不遂,萬物不長,朕甚傷之?!敝芪涞鬯烀荽淌愤_奚武祀華岳禱雨,立應,故立碑記而頌之。此碑刻于北周天和二年(公元567年),螭首龜趺,通高4.09米,寬1.2米,厚0.35米,宏偉高大,碑首、碑身、碑座完整,是全國最著名的北周碑刻。碑文歌頌了華山的險峻氣勢,華山神有祈必應,為北周政權的奠基人宇文泰歌功頌德。歷敘皇權之旦危,皇帝之憂慮。祈禱華山神靈保護,使北周政權如華山之壽。

最為有趣的是,“配角”搶了“主角”風頭,后人題刻更為人津津樂道。碑上遍布題記、題名,幾無落筆之處,時代從北周到明清,篆隸楷行草,書體兼備,別有特色,堪稱中國碑刻史的一道奇觀。比如,碑側顏真卿題刻《謁金天王之神祠題記》,厚潤端嚴中又有拙趣及豪邁之風,令人嘆為觀止。

唐玄宗御書《西岳華山碑銘》,是西岳廟館藏名碑中最有故事的碑刻,曾被譽為“天下第一碑”。遺憾的是,唐末毀于兵亂,僅存斷石殘字?,F存于欞星門西南,俗稱“五岳石”。此碑東西寬3.1米,南北寬1.6米,殘高2.1米。殘碑四周為線雕的“神獸”圖,在碑身右側,尚有“飛天”,飄飄如飛,有“吳帶當風”之感。

《華岳志》載,唐開元十二年冬十一月,唐玄宗自西京長安往東都洛陽,途經華陰時,看見華山神列隊來迎,十分高興且驚奇,遂問隨行大臣,大臣們面面相覷,均說不曾看見。隨即,唐玄宗召集能以舞降神的巫婆詢問,有一個叫阿馬婆的說,她看見了華山神列隊來迎皇上,所言與唐玄宗所見一模一樣。于是唐玄宗更加敬重華山神,封華山神為“金天王”,并自書御制碑文,命華州刺史徐知仁與信安王李祎勒石于華岳祠。立碑也就罷了,唐玄宗還“文性”大發,御筆親題寫下碑文,次年七月次日碑成,立于應天門。據《唐書·呂向傳》記載,此碑“高五十余尺闊丈余厚四尺五寸”,如此宏偉巨制,不愧是當時天下最大的碑刻。遺憾的是,一百多年后,廣明元年(公元880年),黃巢起義軍自潼關進兵長安,路過華陰,焚西岳廟,此通巨碑亦隨之付之一炬。

嘉靖年間關中大地震,對西岳廟造成了毀滅性打擊,后經幾次重修,有數通碑文詳細記錄此事。在碑文中,我們可以了解到當年那次地震的具體詳情?!度A陰縣重修西岳廟記》記載,嘉靖三十四年地震,西岳廟傾圮殆盡。此后,明王朝在嘉靖三十六年至萬歷二十年不到五十年的時間里,對西岳廟進行了四次較大規模的修整。此碑立于萬歷三十年,民間將此碑稱為“地震碑”。

在灝靈殿月臺下左側,有一通《敕建西岳廟全圖碑》,此碑長2米,寬0.85米。西岳廟的整個布局、殿堂樓閣的名稱、形式及開間大小、門窗斗拱都非常詳細地刻劃在圖中,這對研究西岳廟的古建布局及復原工作提供了極其珍貴的資料,從此圖與文獻記載對照,此碑當為乾隆四十二年陜西巡撫畢沅重修西岳廟時所刻。遺憾的是,上世紀七十年代此碑受損,折為兩段,后請工匠按圖復制,立于原處。

說到畢沅,就不能不提《乾隆御書岳蓮靈澍碑》。此碑為橫臥式,碑身寬4.75米,通高3.5米,為陜西最大的臥碑。

乾隆四十二年(公元1777年)陜西大旱,陜西巡撫畢沅奉旨祈雨,他先是致齋西岳廟,然后輕車簡從,登上華山為民祈雨。甘雨連降三天,相鄰省份皆受益。畢沅奏請賜書以昭岳神的降雨之功,乾隆深感華山神靈有求必應,大筆一揮,欣然賜書“岳蓮靈澍”。不僅如此,乾隆還下令從內務府撥銀,“敕修西岳廟”。廟制在此大修之后,殿寢、樓閣、堂廊等建筑增至220余間,基本形成明清建筑風格的宮殿式古建筑群,規模也達到了建廟以來的頂峰。

像這樣滿載歷史文化的碑刻,西岳廟還有很多?!靶”帧?,名不虛傳??梢哉f,自西岳廟誕生后,幾乎每個朝代都留下了許多碑刻,這是華夏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。

習近平總書記指出:“文物承載燦爛文明,傳承歷史文化,維系民族精神,是老祖宗留給我們的寶貴遺產,是加強社會主義精神文明建設的深厚滋養,保護文物功在當代,利在千秋?!币粔K塊充滿歷史記憶的碑刻,往往就是一部部值得細細品味和回望的文化史。經過歷代的滄桑變遷,這些石碑成為了華夏民族和社會發展重要的見證,給予后人無盡的啟示和力量。

保護文物,就是保護歷史傳承文明;保護碑刻,就是讓千年石刻再續光華。在新時代新形勢下,“石”刻守護,讓文物和文化遺產“活”起來,留住歷史的記憶,讓歷史文脈更好地傳承下去,讓西岳廟碑刻成為新時代渭南走向世界的“金名片”,是每一個渭南人義不容辭的義務和責任。

狂野少女电影在线观看国语版